绿豆芽炒榨菜

原标题:绿豆芽炒榨菜

绿豆芽滋味飘渺,人们更多是欣赏它水灵清脆的口感。传说中相关的著名菜式是往绿豆芽里灌肉蓉,经过这样处理的绿豆芽一如肉弹明星腿上绷着的透明丝袜,尽失天然,实属奇技淫巧,现在不再有人津津乐道,也是情理之中的了。

绿豆芽清炒,凉拌,绿豆芽炒青椒丝,炒韭菜都是家常菜。绿豆芽炒韭菜还叫“十五菜”,因为沪语“绿”和“六”同音,“韭”和“九”同音,有人竟杜撰出这样一个唬人的别名,很像时下风行的标题党。主妇不易为,家常菜也要搞R&D,绿豆芽炒榨菜算是个创新吃法,榨菜咸鲜微辣,衬托豆芽的鲜洁,十分得体。

绿豆芽

绿豆芽冲净沥干,袋装斜桥牌榨菜丝适量,葱花适量。绿豆芽不吃油,油也适量,油至七分热,放入榨菜丝小火煸炒片刻,以榨菜不被煸干为限。转大火,倒入绿豆芽与葱花翻炒,加糖提鲜,再加水,加盖焖一两分钟即得。

我很想写得有趣一些,可这道菜的做法实在乏善足陈,到此也就可以打住了。本是应朋友之请,写个简单的菜式,不过我家吃这道菜却是件颇费工夫的事情。

我妈妈买绿豆芽,只买没有挑拣好的,掐头去尾的这一道从来不假他人之手。妈妈说:卖菜的人一双手要做生意的呀,东搬搬,西揩揩,钞票摸摸,指甲缝里多少细菌,这样摘(沪语发“滴”音)出来的豆芽,哪能入口。妈妈不仅不吃别人“滴”出来的豆芽,自己也以身作则不用指甲“滴”豆芽,妈妈有把沉甸甸铸铁小剪刀,德国货,造型精巧,以前是用来修眉的美容剪刀,现在拿来“滴”豆芽,是件挺趁手的家什。

榨菜下锅

展开全文

绿豆芽炒榨菜

热天做百合绿豆汤,每一瓣百合上枯黄的边缘和棕色的瘢点,也都是用这把小剪刀一一修剪干净。夏日过午,妈妈放上一张越剧黑胶唱片,将声音调到极微,免得吵邻居午睡。妈妈坐在桌边笃悠悠开始剥百合。一段《红楼》从宝黛初识,咿咿呀呀唱到黛玉葬花,桌上便聚起一小堆没有丝毫瑕疵的玉色百合,也如落英一般美丽。只是这落英不是给林妹妹“锦囊收艳骨”,而是要煮了,欢欢喜喜祭我们凡人的“五脏庙”的。

现在菜场里卖的绿豆芽,都是加了生长剂催生的,一天就能窜出十几公分长,味道寡淡,遇热油不缩不软,像塑料做的一样。其实自家发豆芽也很容易,如果在豆芽上压一重物,长出来的豆芽会特别的粗粗胖胖,尾端带个俏皮的小勾,吃口要好得多。

自己种豆芽

本意是写个容易做的菜,这倒好,竟然鼓动大家亲力亲为种起菜来。也罢,我算领进门了,这菜到底要炼到什么程度,全凭各自修行吧。